武汉白鱀豚保护基金会
最新公告
联系我们

武汉白鱀豚保护基金会

地址:武汉市洪山区东湖东路5号

电话:027-87800371

传真:027-87491247

Email: wbcf@ihb.ac.cn

邮编:430074

版权所有 武汉白鱀豚保护基金会
最新内容
鲸豚新闻五则(2016年9月②)
2016-09-22

广东阳江小海豚沙滩搁浅  边防官兵送归大海



华夏经纬网2016-09-18      9月15日是中国传统佳节中秋节。在这个万家团圆的日子里,一只小海豚却在海上迷了路,搁浅在阳江阳西溪头镇北寮村委会的散头咀沙滩上,幸得到阳江边防支队溪头边防派出所官兵的及时救助,终于回归了大海。
    当天下午13时30分许,溪头边防派出所接到群众报警后立即赶往现场,发现一只小海豚搁浅在沙滩上,在烈日下无力地摇摆着尾巴。这只小海豚长约1.5米,重约30千克。为防止海豚搁浅时间过久失去活力,3名边防官兵立即卷起裤腿,合力将海豚抬向海里。待海水到齐腰处,官兵们轻轻将海豚放下。重新回到海水中,海豚欢快地游了起来,环绕官兵们转了一圈后,开始向深海处游去。受台风“莫兰蒂”的影响,当地海上风力达4-6级,海浪接踵而至,把小海豚不断向岸边推去。边防官兵久久伫立在海中,伺机随时伸出援手。顽强的小海豚努力克服艰难险阻,奋力穿越海浪。直到看不见小海豚的身影,边防官兵才走上沙滩,并对周边海域进行了1个多小时的巡逻,防止海豚被再次搁浅在沙滩上。

鄱阳湖松门山水域再现1头死亡江豚

九江新媒体2016-09-13      9月12日,都昌县余先生在鄱阳湖永修县松门山水域游湖时,在沙滩发现了一只死亡江豚。余先生是一名江豚保护志愿者,他立即将情况告知其他志愿者。另一位志愿者蒋女士收到余先生的信息后,立即赶到现场了解情况。蒋女士告诉记者,“我在死亡江豚旁边看到了10多艘电鱼船,沿岸还有很多死鱼。”
    永修县鄱阳湖渔政局接到志愿者们反映的情况后,立即赶到现场了解情况。根据现场工作人员测量,这只死亡江豚长度约1.1米,雌性,年龄在2-3岁之间,死亡时间在半个月以上,属于非正常死亡,尸体高度腐烂,尚不明死亡原因。为避免对水土环境造成污染,通过现场拍照取证后,渔政人员将死亡江豚进行了就地掩埋。
    记者了解到,今年4月3日,余先生在松门山岛游玩时,意外发现了5头死亡江豚。4月8日,永修县鄱阳湖渔政局工作人员赶到鄱阳湖松门山岛水域,在对死亡江豚进行调查时,又在草丛发现了第6头死亡江豚。在同一片水域发现6头死亡江豚,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加拿大解救被困渔网的座头鲸
    Global news 2016年9月14日报道,在加拿大克莱姆图(Klemtu),一头35英尺长的少年大翅鲸(座头鲸),被困在当地近海养殖场的隔离网中。该鱼类养殖公司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个情况。紧急向加拿大渔业与海洋部求助,加拿大渔业与海洋部派出了由海洋哺乳动物协调专员保罗·科特雷尔(Paul Cottrell)带队的一队专业的救助人员,与当地人共十几人携带专业救助工具,一起进行了长达6小时的救助。


网绳缠住了这只少年大翅鲸的嘴和身体,由于不停的挣扎,网绳对它的身体造成了严重擦伤和勒痕,有可能是尝试旋转身体来尝试脱离纠缠,反倒造成网绳越缠越紧。救助人员必须十分小心的操作,尽可能减少对它的伤害,同时又要规划好绳索的切断位置,以防止绳索没有完全切离时,小鲸鱼就拖着半截网绳游走,如果是这样,那继续救助就会变的更加困难,而网绳对它的伤害将是持续的。

救助人员使用了夏威夷海域专业救助人员开发的象钩镰一样的工具,经过长达6小时的救助,几乎完全天黑了,在光线条件不良的情况下,救助人员终于成功的使这只少年大翅鲸脱离了网绳的纠缠。科特雷尔说,“当我们切割掉最后的绳子,那感觉非常奇妙”。
    救助小组表示会持续观察和监测这头满身擦伤和勒痕的少年大翅鲸几个月,以确保这些伤痕可以慢慢愈合,身体完全恢复正常。

美国东海岸现20吨重座头鲸尸体



    据英国《每日邮报》2016年9月16日报道,日前,一头幼年雄性座头鲸的尸体被冲上美国新泽西州的海滩,死因不明。

惊呆!美国男子海上做俯卧撑偶遇鲸鱼群


新浪图片2016年9月21日消息,美国男子迈克(Mike)在大海中央的皮划艇上进行“22个俯卧撑挑战”,途中一大群鲸鱼竟然不请自来。这个挑战是早前由22 Kill网站通过发起的一项公益活动,旨在唤起大众对于美国退伍老兵的关心与重视。Mike又想出了一个古怪的方式做俯卧撑挑战,那就是在一个皮划艇上,但是他没有想到,在他做挑战的过程中,一大群鲸鱼竟然不请自来,也加入了他之中。远处的Mike的同伴埃里克·琼斯(Erik Jones)拍摄下了这些画面。这对朋友看到大量的鲸鱼从海底涌起,在他们俩人的皮划艇之间翻滚游动,也是惊讶不已。

(武汉白鱀豚保护基金会网站登载以上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代表武汉白鱀豚保护基金会的观点或证实其描述。)